清引

站盾冬,爱seb, jared毒唯一个

X战警老三部观影体验

    恭喜叉男三成为第一部观影期间把我看哭三次的电影。

    虽然新三部有一美,法鲨,大表姐,尼子的颜摆在那边,但是不得不说,老三部真的拍的挺好,好过新三部。

    作为群像式的超级英雄电影,老三部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到了独立而丰满,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是怎样的人,可以理解他们的每一个选择。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Logan会爱上Jean,为什么他坚持去拯救她,又为什么最后选择杀死她;可以知道Rogue最开始选择留在X学院,又为什么选择离开,最后又怎样回来;知道Charles为什么一直与Eric对立,却又从不直接杀死对方。

    老三部对于人物的塑造是很全面而真实的,Charles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圣父,他一直努力去帮助别人,努力维持和平,但他也犯错,他的理念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不成熟的,一味地压抑掩盖变种人与人类的不同,即使一直告诉学生“身为变种人不是一种疾病”,却也在压抑他们的能力,希望获得和平却不认同暴力是和平的隐含条件,而对于Eric来说,他也不是个单纯的反派,他有自己的理念,他坚持变种人与人类是绝对对立的,不反抗到底就没有真正的和平,这种观点过于激进,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态度是现实中革命发生,人权觉醒的真实历史,尤其是对照X战警真正隐喻的社会问题,Eric的理念是有一定道理的,更别说他幼年的经历让他对人类再无信任。他们的理念没有对错之分,只是矛盾而已,而他们却能成为朋友,惺惺相惜,他们这种亦敌亦友的关系老三部里刻画得很到位,这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他们是朋友,所以不会直接对对方出手,但他们同时也是理念不同的敌人,他们也不会对对方过于心慈手软,所有的判断都是基于时局的判断,都是为了自己阵营理念的最优选择,这样的感情不是过于残酷,而是复杂。

    在这种群像电影里,老三部没有让配角沦为背景板或者是推动剧情发展的炮灰,而是用寥寥数笔勾勒出了不少立体的形象,这些形象差异巨大,造成的戏剧冲突也给人以惊喜,不管是Charles,Eric,Hank的不同立场,还是狼队琴,冰淘猫的三角恋都很有张力。

    老三部的剧情也是传统的拯救世界,整体立意是比较宏大的,着眼于种族,电影用变种人来映射社会边缘人群,探讨歧视,反抗,和平与暴力,这种探讨是复杂而难以表述的,X-MAN用普通人的反应,变种人的反应,他们之间的矛盾,他们内部不同人的不同反应来对比,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命题,我们都无法肯定是和平谈判还是暴力反抗会用最小的代价带来最好的结果,但这是电影,于是他们给出了最理想的答案,武装准备且不主动挑起战争。

    电影给了我很多惊喜,没有用故意而为的悲剧,也没有美化现实的HE,情节的一次次反转,细节的微小处理让我对老三部充满好感。Raven对Eric的反应,Eric对于死去的Charles的维护,Jean在想起Scott时的反应,在最后被杀死时的一闪而逝的解脱般的微笑,Logan对Rogue说的话,Rogue的选择,Charles在死前忽然的平静,这些的的刻画都很生动而不落俗套,更容易引发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作为一部电影来说,不仅仅是粉丝向的超英电影,叉男系列是比较成功的,老三部也没有让我有第三部最差的感觉,没有想说新三部不好的意思,那是年轻时候的他们,他们的想法和个性都是不同的,整体基调也不同与老三部,就是想夸夸老三部,整体立意,情节推进,人物塑造,真的让我眼前一亮。

    不过我还是能站EC和狼队。

【水仙】爱你,如爱自己 第二章

      “好吧,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Jared看着Sam问道。

      “我跟Dean被一个天使袭击了,打斗的过程中我被击中,醒来就在这里了。”Sam解释道。

      “你们什么时候又得罪哪个天使了?”Jared叹了口气。其实他觉得大部分天使都应该对这两兄弟敬而远之,双煞的名头不是听听就好的,可是超自然生物都没有这个觉悟。

    “不,我们什么都没做,那个天使说我们毁了天堂和人间的秩序。”Sam摇了摇头。说的好像你们天堂有过秩序一样

      Jared和Sam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Jared先开口,“所以,现在你要怎么办。”毕竟经历过时空置换的就只有对面的这个人了。

      沉吟片刻后,Sam抬头看着Jared,“我恐怕得跟你在一起,”看着Jared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脸,接着说道,“我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地点说明不管这是个咒语还是什么,我都和你有某种联系,我要回去的话,你是关键。”

      Jared大脑当机了一会儿,虽然他并不知道这种超自然事件应该怎么处理,但Sam确实必须跟他在一起。Jared一边重启大脑,一边磕磕巴巴地对Sam答应道“好的吧,好的,你,你跟我在一起,然后……然后……你……”终于,Jared的大脑重启了,“可是你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啊!你知道我还是个演员吧?”然后再次当机。

      “我记得。”Sam也很无奈,仔细回忆着上次来到这里时残存的记忆,“你还有家人对吧?这个房子里还有别人吗?”上次Jared的妻子是Ruby的扮演者的事可以在他时空穿梭中受到的惊吓中排到前三。

      “有”Jared点了点头,Gen和孩子都在家,他只是在Gen起床后赖了会儿床,就被一只Sam Winchester砸在了头上。“我等会儿跟我妻子解释一下再商量该怎么办。”

      “等一下,你要告诉他们?”Sam蹙起了眉头,这种超自然事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

      “当然。”Jared有些奇怪地看着Sam,“Gen是我妻子,而且也……在某种程度上接触过你们的生活,我瞒不了她,再说,Gen可以帮忙的。”Jared从衣柜里扯出几件自己的衣服扔给Sam,“先把你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换下来吧。”

      Sam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柔软的布料,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灰尘与血污,回头看了看刚才自己地落点—那张柔软干净的大床,果然沾上了不少脏污,虽说自己日常不在十几个小时的公路旅行中,就在各种犄角旮旯的打斗中,能干干净净地睡在地堡的时间不多,本身并不特别在乎干净与否,但Jared明显生活很优渥,这里的环境干净得令人不忍心弄脏,自己的到来恐怕还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Jared顺着Sam的目光看过去,一下子知道了Sam异常灵活的脑子产生的想法,“不用在意,请保洁人员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看到Sam明显放松了的表情,Jared知道自己猜对了Sam的想法,其实他不太明白Sam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想法在前三季出现是很正常的,但三季之后,Sam虽然仍然保留着对他人的善意和关怀,但已经在那么多的灾变中被埋得更深了,他很难全身心相信别人,也很害怕伤害别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Sam可以相信自己多多少少让Jared有些吃惊。其实连Sam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容易地相信了眼前这个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但更加温暖的人。

      Jared把目光放在Sam身上自己琢磨着,在无意识地触到Sam身上的伤疤时回过了神,然后开始大大方方地欣赏Sam的身材。虽然仿佛在看自己一样的感觉有些奇怪,但Jared还是感叹了一句,果然好看,不亏自己在健身房锻炼了那么久。Sam顶着Jared专注的目光有些别扭地准备穿上衣,不期看到Jared颇感好奇地凑近,抬头问他“我可以戳一下吗?”。Jared对于自己扮演了十几年的角色自来熟,生活在SPN世界里地Sam却真的不习惯身体接触,给Jared的信任已经是他可以给一个认识几分钟的人最多的了,但顶不住那双Puppy eyes里的期待,勉强点了点头,忍住了无数次想伸手拍掉自己身上的咸猪手的冲动,放任Jared在自己身上又戳又捏,Jared低低的嘟囔声还时不时传来“比我的硬哎……不过手感没我的好……”,忽然,Jared的手和声音都停了下来,Sam暗松一口气,准备接着把衣服换完,低头就看到Jared的目光从自己的两腿中间滑到了Sam的两腿中间,瞬间意会了眼前人的想法,迅速摆出了bitch face,歪着头看着Jared,“想都别想。”然后看到Jared一下子沮丧了起来,转身进了浴室,却没有看到Jared在回身后沮丧的表情瞬间消失,嘴角难以抑制地露出了恶作剧成功的笑。


    中心思想就是:我打算坑掉《原罪》这一篇,下面blablala都是原因和后续的走向。

    《原罪》本来打算能写一年,把第七季结尾到第八集结尾的事情都梳一遍,但三次元的事情太多打乱了计划,到现在发现正剧都没时间看,无奈之下,只能坑掉这篇太长的。(别的没打算坑)

    《原罪》最开始打算写是因为发现第八季编剧挖的坑太大,细节处理很多,但看剧的群体能关注到的很少,所以大家纷纷觉得第八季撞狗米OOC了,但我觉得官方虽说对角色的发展方向没有按照粉丝想的来,但不存在官方OOC,他们的一切行为都可以解释,这篇文的存在本来就是用来解释的。

    虽然文坑掉了,但分析还是要写的,我会把当初的大纲和想法一点点写出来,长文可能会拆成短篇发。

    中心思想:我要坑文啦!请用甘米熊砸死我吧!

【水仙】爱你,如爱自己--第一章

PG-13

慎入!!!

Dean-Sam亲情向,Jensen-Jared友情向,现实向,Jared爱Gen姐。

时间线设定S11前后,可能有些许偏差,求轻拍。

----------------------------------------------------------------------------

“砰!”

“唔嗯”陷在睡梦中的jared感到什么重物落在了自己身上,迷迷糊糊地睁眼,就看到了“自己”震惊的脸。Jared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地摸了摸身上人的脸,嘟囔道“我的胡子呢?我不要去工作。”然后就再次陷入了睡梦。直到脖子上抵上一个冰冷的东西带来不舒服的刺痛,Jared才不情不愿地再次睁开眼。看到撑在自己上方的人紧锁着眉头,眯着眼睛看着自己,Jared一下子就吓醒了,不仅仅是因为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在床上,更是因为这个人是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自己脖子上还抵了一把明显开了刃的刀。

看到身下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皮肤细腻明显养尊处优的人睁开眼,Sam把手中的刀往下压了压,听到身下人发出嘶嘶地吃痛声,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what? It is who! Who are you?”Jared被这状况弄蒙了,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变形怪?!银具呢?”

Sam盯了Jared一会儿,突然动手把Jared的双手锁到他的头顶确保他不能反抗,然后抬头打量起了这个房间,莫名的熟悉感涌了上来。

“Jared Padalecki?”Sam犹豫地出声,这跟自己当初被扔去的平行世界里扮演自己的演员的房子风格很像,联想到袭击自己的是个地位不低的天使,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嗯……”Jared看了看离自己不远的刀刃点了点头,基本上也确定了这个除了没有胡子,皮肤更加粗粝外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的身份,毕竟除了他,几乎没有人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入自己的房间,斥巨资的安保系统也不是白费的,而且这个人明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警惕冷静地制住他,分析环境,即使再奇怪,Jared也无法控制的朝那方面想。

“Sam Winchester?”

Sam眯着眼睛注视着面前睁着刚刚睡醒显得过分湿润的眼睛无辜地看着自己的Jared,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自己看起来不会也这么像Puppy吧”然后放开了Jared被禁锢的双手,翻身站到了床下。

揉了揉自己在短短时间内就被勒出了淤青的手腕,Jared坐起来皱着眉头看向Sam,“这是怎么回事”

Sam没有出声,沉默地看着Jared。

Jared知道如果这真的是Sam的话,现在恐怕想的是泼他一脸圣水,撒他一身盐以及用银刀割他,他可不能让这些发生,不说Gen得洗床单,他可是真的怕疼。“OK,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没有圣水,不许割我,一会儿吃饭我可以吃盐好吗?”

Sam犹豫了一下,靠近Jared,“你让我割你一下,轻轻地,我就相信你。”

Jared衡量了一下战斗力,咬了咬牙,瞪了Sam一眼,接过了Sam手上的刀。“你消毒了吗?”Jared不放心地问道。

一阵失语,Sam从Jared手中夺过刀,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刀,然后把刀丢还给了Jared。Jared接住刀,十分小心地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下,胳膊上的伤疤不会影响拍摄。

Sam看着这个男人胳膊上堪堪渗出血珠的浅小伤口,一阵失语,这么战战兢兢的行为恐怕真的不是什么超自然生物。

“好了,现在轮到我了。”Jared当然也不会这么容易的相信他,“念一遍驱魔咒。”

在听到Sam流利顺畅,丝毫没有停顿的拉丁语后,Jared相信了Sam。其实他本来想问Sam,在杀死Lilith之前,Dean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毕竟如果真的是Sam的话,他不可能忘记那个语音信箱,也不会知道其实那不是Dean对他说的,但Jared没有,他不能。在这个世界上,Jared是最了解Sam的人,超过Sam自己,他用自己十几年的人生来琢磨这个人,也像他曾说过的一样,Jared爱Sam,他知道这句话对Sam伤害有多大,即使在十分不确定的情况下,Jared也不想冒这个伤害Sam的风险。


[Wincest]原罪(应该是坑了,填坑遥遥无期) 第一章

*接第七季结尾,跟随第八季剧情,单数章为第七季到第八季开头的sam中心叙述,双数章为第八季剧情,正文Wincest或者可以理解亲情向(不过谁家亲情有这么纠缠),大概解释撞狗米的情况,部分脑洞来自于 @淡墨淋漓 的关于撞狗米的分析与跟阿漓和其他同好的交流。

*大概是长篇,至少中长篇(如果我不坑的话?/逃跑),更新速度不会太快,大概周更。关于撞狗米编剧挖了很多坑但是好像都没有填/摊手,如果有人有关注到一些细节,不介意的话欢迎跟我私信讨论。

分级:R

---------------------------------------------------------------------------

第一章

幽蓝色的海水静止在无垠的空间里,飘荡的光线犹如幽灵微不可察,他在下沉,落向未知的空洞,没有时间,没有过去与未来,没有意识。

他没有在想我是谁,我要做什么,他只记得,他要抓住一个人,很重要,比自己更重要,比一切都重要。

为什么?那不重要。

可是,这个空间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没有他。

他开始挣扎,可是没有用,海水甚至没有波澜,没有气泡,他什么也改变不了。等等我,你等等我。他开始心急,更用力地挣扎。

什么都做不了,你什么都做不了,你从来救不了他。

不,不会的。

海水开始变得粘稠,颜色渐深,流动着,蠕动着,化为一滩黑色的液体裹附上他的口鼻。视线被遮蔽,呼吸越来越艰难,他努力想睁开眼睛。

“Dean!”Sam猛地从床上坐起,眼前一阵阵发黑。有那么一会儿,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在哪里,在做什么,但仅仅是一会儿而已,他很快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种梦了。一望无垠的沙漠,深海,戈壁甚至是地狱,牢笼,他总是梦到自己被困在这些地方,一个人,什么都没有,除了,Dean。梦里没有Dean,但他总是记得Dean,即使不记得他的名字,他的模样,他们的过往。

随意用冷水抹了一把脸,刚刚的梦留下的心悸还没有消退,但Sam已经学会不去理会,不去感受,不去看镜子里自己的脸。他知道像这样每天高强度精神紧绷地做事而只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得到噩梦连连的三四个小时的睡眠地情况下,自己的状况会有多遭,但是,这都不重要,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转身走进地下室,Sam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大量的血带来的浓重的铁锈味。没有看恶魔陷阱里看到他出现开始轻微颤抖的恶魔,Sam径直走向了工作台,上面陈列着一排排工具,锋利的,钝的,不同形状的。修长的手指缓缓拂过一排排工具,他在认真地挑选。Lucifer曾折磨了他180年左右,这个数字是他后来推算的,因为就他的感觉看来,那像是几千年。Cass将他的幻觉转移走了,但他的记忆,他对于Lucifer的感知都还在。那些记忆曾让他痛苦不堪,但现在,他开始乐于去回忆那些东西了,那些痛苦可以让他暂时忘记更深重的痛苦,专注于眼前的事,就像是一种变态的快感,让他从内部腐烂也让他坚持下来,毕竟,不是现在,现在他还不能停下来。

180年,Lucifer在他身上尝试了所有想象之内与想象之外的东西,Satan本人的所有手段他都学得很好,好过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恶魔。手指在一把雕刻刀上悬停了下来,指尖摩挲着刀柄上的纹路。“NO!”身后的恶魔撕心裂肺地喊叫着,Sam面无表情地拿起了雕刻刀,轻车熟路地淋上圣水,转身向恶魔走去。在一切最开始的时候,在他手上被折磨死的恶魔还数的清的时候,他用一些很急剧的痛苦去刺激恶魔,但得到的大多只是咒骂和反抗,然后他想起了Lucifer,他就不是特别多地用这种方法,比如造成大创口地刀刺或是大量地浇灌圣水,急剧而短暂的痛苦不是特别难以忍受,特别是对于恶魔,或者是Sam Winchester。后来他开始变得有耐心,一点一点地蘸着圣水割下恶魔身上的肉或者是在恶魔的皮肤上划出深可见骨的繁复的符号,比如恶魔陷阱。这样很麻烦,但是效率却提高了,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自己想要的信息,比如,如何用别的办法杀死恶魔,如何杀死更高阶的恶魔,如何杀死Crowley。

走到恶魔近前,Sam居高临下地看着陷阱里动弹不得的恶魔,这个恶魔已经算是比较高阶了,几个小时前在他身上刻下的伤口都已经不再流血,不过很显然他没有在治愈自己的伤口。Sam直直地看向恶魔的眼底,专注地,平静地。看着恶魔抬头看向他时不自觉颤动地眼睑和通红地眼眶,看到他浑浊的眼底的自己,Sam有一瞬间的分神,自己当初是不是也是这样看Lucifer的?只是一瞬间,这个问题就晃了过去,像是他睡眠不足的一个恍惚。看着恶魔,Sam微微偏了偏头,不自觉露出了一个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笑有多么像是Lucifer,多么像是Devil本人。

“那么,我们开始吧,只要你想,我们随时可以停下来。”

Sam手下的工作持续了很久,或许有几个小时,或许有几天,Sam不太清楚,恶魔也不清楚。在这个残酷的作品完成之前,在恶魔的嚎叫声已经几乎毁掉了这副皮囊的声带之后,恶魔终于说出了Sam想听到的内容。轻轻地直起身,Sam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从腰间抽出了猎魔刀,干净利落地插进了现在如同一滩烂肉般的恶魔的胸膛。无视了恶魔脸上解脱般的微笑,Sam回身走向工作台,将手中的刀细细清洗干净。除了刀刃上的血,Sam身上并没有一丝血迹,Lucifer就喜欢慢慢的如同艺术品一样的折磨人,把他手下的玩物折磨得支离破碎,弄得肮脏不堪,自己却衣冠楚楚,一尘不染,这是一种心里压迫,sam学得很好。他也开始习惯在折磨别人之后慢慢地清理所有工具,让他们光洁锋利如初,然后慢慢洗干净自己的手指,从指缝到指尖,一遍又一遍,直到从指间泻下的水恢复清澈。

 

LOFTER首页
这就很开心了
因为收的图太多实在记不住这张图是哪里来的,有人知道的话可以告诉我,去要授权或者删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看SPN1005前半集快笑死,各种梗玩的,官方太懂。看到carry on my wayward son那里,不知道戳到了自己哪个点,忽然哭崩。不得不说,这根本就是送给粉丝的一集,还有各种鼓励粉丝同人创作。
我可以爱这个小破剧组一辈子!

【温双】相拥而眠

七夕小甜饼

大概是第七季Sammy睡眠严重不足,很虚弱的时候

---------------------------------------------------------

Winchester家的人向来不习惯拥抱,不习惯互诉衷肠,即使彼此担心,却从不坦诚,但也不是一直如此。

在Winchester家的两个男孩还小的时候,特别是Sam很小的时候,他们住在廉价的汽车旅店里,北方的冬夜总是格外地冷,在John外出猎魔的时候,Dean就会抱着自己的小弟弟一起窝在毯子里,那样总是很暖和,暖和到Dean可以忽略Sammy偶尔流到自己身上的口水和因为长时间被压着不动而感到酸痛的胳膊。而到晚上,Sammy就会趴成小小一团窝在Dean怀里睡觉,一直都是这样,莫名的安全感让Dean的怀抱成为小小的Sammy停止哭泣的有力武器,即使那个时候的Dean自己也是小小的。

后来,Winchester家的男孩按照Wincheser的方式长大,慢慢地习惯“先开枪,后问话”,也习惯自己承担痛苦,习惯“I'm fine”,不再习惯倾诉,不再习惯拥抱,不再习惯彼此的怀抱。

但事情总是有例外的。

廉价的汽车旅馆里,稀薄的月光流动在两张床上。已经是半夜2点多了。

Dean没有睡着,对于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睡眠的猎人来说,他应该立刻入睡的,但是没有。天使,恶魔,超自然生物,他们要操心的事情很多,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Dean习惯了,这并不是他无法入睡的理由。Sam, Sammy,他一直照看着的弟弟才是理由。Dean知道Sam没有睡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了,即使只是十分钟的睡眠,他也没办法真正得到,Lucifer在他的脑子里。

Sam很安静,甚至连翻身都没有,但就着不甚明亮的几缕月光,Dean可以看到Sam时不时轻微颤抖的身体。

半个小时过去了,Dean适应黑暗的眼睛可以看到Sam依旧紧绷的身体,不能这样下去。

”Sammy“,Dean轻声试探。

”Yeah“,Sam的声音很轻却毫无睡意。

”你还好吗?“Dean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是,能说什么。

”Yeah,emmm...,yeah,I'm fine,怎么了?“听到Sam的回答,Dean忽然感到一阵烦躁,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措辞,掀开自己的被子,下床,掀开Sam的被子,一气呵成地拱进了Sam的被子里。

”Hey!dude..."

"  Shut up!  " Dean有些恼羞成怒地开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担心你睡不着,所以过来抱着你睡'?Come on! Winchester家的人向来不擅长实话实说,也不擅长温情时刻。

倒是Sam先摆脱了这种尴尬感,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微笑,闭上了眼。Dean看着近在咫尺的弟弟,在黑暗中,他的脸的轮廓不甚清晰,多了柔和的弧度,但Dean知道,更多的是疲惫。

Dean轻轻叹息一声,如果明天这个小混蛋拿这个嘲笑我,我就打断他的腿,然后伸出胳膊绕过Sam的后背,把他拉向自己。Sam有些诧异,轻轻地挣扎,但Dean的力度很坚决。僵持了一会,Sam放松下来,由着自己靠近Dean,由着Dean把自己圈在了怀里。随着距离的缩短,Dean身上的味道慢慢地侵入了Sam的感官,不是鲜血的味道,不是皮革的味道,不是刀刃的味道,只是Dean的味道,没有侵略性,只有莫名的安全感。Sam决定遵从自己身体和内心的意愿,即使明天Dean会嘲笑自己是女孩。Dean感觉到怀里Sam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甚至开始轻轻地挪动,给自己找个舒服的位置窝在哥哥怀里,最后Sam把头靠在了Dean肩窝里,抱着Dean的腰,一条腿伸进Dean的两腿中间,把自己整个人缠在Dean身上,静止了下来。Dean恍惚想起了小时候抱着Sam睡觉时候的感觉,仿佛珍宝的守护者,小心翼翼又满心满足。Dean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另一只手,指尖触到Sam柔软的头发,因为精神状态不好,Sam的头发都变得有些干枯,但是依旧手感很好。Dean的手指插入Sam的发间,轻轻在其间滑动,擦过头皮,掠过发尾,一遍又一遍,然后他听到了怀中逸出的轻柔的如释重负的叹息。

那一夜,Sam终于有了两三个小时的宁静的睡眠,没有鲜血,没有痛苦,只有Dean。第二天早上,他们都没有提起这件事,这是兄弟间的小秘密。

即使这无法治愈那深入灵魂的创伤,也让那痛苦的灵魂有一时的安宁。

 

 

 

【盾冬】恐高症

七夕小甜饼......大概吧

--------------------------------------------------------------------------------------

那一年的布鲁克林,硝烟味还未渗入街角的古旧砖瓦里,空了的弹壳也只落在少数人身上划下疤痕。

那个时候,Bucky就有恐高症了,他在高处会很紧张,不会让别人看出来,但Steve知道,甚至不用看他放在腰带上的僵硬的手,这是他紧张时候的表现*。Steve知道是因为什么,因为Bucky的父亲就是从那茫茫看不到地面的高空下落,却打不开降落伞而再也没有回来。他总是想安慰Bucky,让他感到安心,但在心里,Steve很懊恼,你该怎样保护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把他从悬崖边拉上来,没有足够强壮的身体接住下落的他。

后来,Steve得到了安慰,来自Bucky的(总是这样),在母亲去世后,Bucky看着他,清澈的灰绿色眼睛里只有他,“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Steve扯动嘴角,露出了母亲去世之后的第一个笑。Bucky捏着钥匙尖不确定地问他是否还好,请他搬过去跟自己同住。他不好,但是Bucky,一直让他觉得希望尚在*。他不想显得太软弱,但耐不住Bucky的软磨硬泡,毕竟,谁能拒绝那个笑起来温柔明亮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呢?最后,两个孩子打着地铺,蜷缩在一张毯子里,交换着微薄的体温,在冬日的夜里絮絮私语,直到一方的声音渐弱,浅浅睡去。Steve靠坐在墙边,Bucky靠在他肩窝里,柔软的发丝搔过他的下巴,他想起Bucky说,他喜欢和他一起睡在地板上,这样自己不会恐高。Steve知道,这恐怕是Bucky为了陪他,在一张床睡不下两个孩子,而Bucky不想让自己感到孤单,也不想伤害他的时候的玩笑,但他在那一刻莫名感到感激,感激在自己一无所有时,还有Bucky。那么,就让我成为你的陆地吧。

 

 没过多久,战火越烧越旺,Bucky参军了,即使不是出于自愿*,他当然愿意保护祖国,但更放不下留在后方的Steve,但他还是得离开,值得庆幸的是,Steve可以不用去战场,即使他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至少他是安全的。可是他没想到,再一次见到Steve,是在Hydra的实验室里,他的小Stevie已经比自己还要强壮。Bucky接受了血清,那很痛苦,Steve呢?他是不是也很痛?在走过Hydra基地的悬索时,他很害怕,但他走过去了,不去看下面燃着的熊熊大火,不去想一步踏错粉身碎骨的可能性,他只是想,他会跟Steve活着出去的。

之后,Bucky知道Steve成为了美国队长,他为此感到高兴,因为为人民而战是Steve毕生所愿,如今也终于有了这样的能力,但他也同时感到担忧,因为那意味着更多的责任与危险。必须有人照看着Steve的后背,而Bucky不能信任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所以他留在了咆哮突击队里。

他不该因为Bucky笑着说“你是美国队长,你是Steve,我相信你可以拉住我,所以我不会因为恐高症而反应变慢的”就相信Bucky,让他出这个任务,如果知道自己成为美国队长,而且顺从Bucky出这个任务会让自己失去Bucky,Steve宁愿只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如同在列车上丢下盾,他可以丢下一切,区区代价,不足挂齿*。

即使知道自己真的会栽在自己最害怕的事情上,Bucky仍然会选择踏上那辆列车,至少他为Steve挡下了攻击,而掉落火车的人是自己而不是Steve。

 

70年后,Steve从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Bucky,即使枪口朝着自己,在那一刻,Steve却只想感谢命运,穿过时间的罅隙,让他落在自己怀中,因为,知道他还存在,Steve就会用尽所有力气,将他拥入怀中。高空之上,他们拳脚相向,Steve可以感觉到Bucky的攻击并不如当初袭击Fury的时候狠厉精准,或许是因为在高空上Bucky内心深处的恐惧,又或者是他的手下留情,不论哪种,Steve都感觉仿佛触摸到自己真实的过去。航母爆炸从高处掉落时,Steve看着远处同样在掉落的Bucky,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再一次掉落,你是否会害怕,这是最后一次,I promise,以后我都会接住你的。

 

Steve和Bucky都很喜欢瓦坎达,那就是他们一直梦想的日子,没有美国队长,没有冬日战士,只有两个像孩子一样的百岁老人。没有任务的时候,Steve就住在瓦坎达,白天和Bucky一起种树,种粮食,放羊,或者是一起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还有的时候,Bucky会爬上树,趴在树枝上看着树下Steve,然后毫无预兆地翻身掉下去,即使知道这种高度Bucky掉下来都不会疼,Steve还是每次都会伸手去接,有的时候,Bucky会掉在他怀里,甚至给他一个温柔的吻,还有的时候,Bucky会故意扑倒他,两个人在草地上滚成一团。晚上的时候,他们如同多年前一样,蜷缩在同一张毯子下,将彼此之间的距离缩到最近,呼吸交缠,梦境共享,不再有战争,不再有黑暗,不再有分离。

和平从来不是一个选择,战争从来不可避免,可Steve没有想到,命运的优待如此吝啬,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挚爱在自己面前尸骨无存,飘落一地尘埃。

他终于还是降落,归于尘土,不再害怕万里高空之上自己甚至无法控制葬于何处。

 

 

 

 

当一切结束之后,他们终于打开了通往灵魂宝石的通道,Bucky看着眼前憔悴的爱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刹脸上乍现的光彩,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轻轻抱住仿佛不敢置信的爱人,慢慢用力,直到彼此之间再无距离,直到清晰地感知到彼此的存在,“终于,我的陆地,我的归宿。”

-------------------------------------------------------------------------------------

*出自电影:Bucky在紧张的时候会把手放在自己的腰带上,Steve原来没有这个习惯,Bucky掉下列车后,他也有了这个习惯。

*出自美队漫画(美队得知Bucky死时)“Bucky...他一直让我觉得希望尚在,未来仍值得为之奋斗,可是...已经没有未来了。”

*seb之前访谈的时候提到,他发现Bucky的军牌号的编制显示,他并不是自愿入伍的。

*出自美队漫画“在救起Bucky后,我们隐姓埋名,过着不为人知的余生,哪怕是做流浪汉也无所谓,我不在乎,区区代价,无足挂齿。”

然后,她喜欢他……
所以, SPN对于brother或者是哥哥这个词真的有什么误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