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引

站盾冬,爱seb, jared毒唯一个

看SPN1005前半集快笑死,各种梗玩的,官方太懂。看到carry on my wayward son那里,不知道戳到了自己哪个点,忽然哭崩。不得不说,这根本就是送给粉丝的一集,还有各种鼓励粉丝同人创作。
我可以爱这个小破剧组一辈子!

【温双】相拥而眠

七夕小甜饼

大概是第七季Sammy睡眠严重不足,很虚弱的时候

---------------------------------------------------------

Winchester家的人向来不习惯拥抱,不习惯互诉衷肠,即使彼此担心,却从不坦诚,但也不是一直如此。

在Winchester家的两个男孩还小的时候,特别是Sam很小的时候,他们住在廉价的汽车旅店里,北方的冬夜总是格外地冷,在John外出猎魔的时候,Dean就会抱着自己的小弟弟一起窝在毯子里,那样总是很暖和,暖和到Dean可以忽略Sammy偶尔流到自己身上的口水和因为长时间被压着不动而感到酸痛的胳膊。而到晚上,Sammy就会趴成小小一团窝在Dean怀里睡觉,一直都是这样,莫名的安全感让Dean的怀抱成为小小的Sammy停止哭泣的有力武器,即使那个时候的Dean自己也是小小的。

后来,Winchester家的男孩按照Wincheser的方式长大,慢慢地习惯“先开枪,后问话”,也习惯自己承担痛苦,习惯“I'm fine”,不再习惯倾诉,不再习惯拥抱,不再习惯彼此的怀抱。

但事情总是有例外的。

廉价的汽车旅馆里,稀薄的月光流动在两张床上。已经是半夜2点多了。

Dean没有睡着,对于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睡眠的猎人来说,他应该立刻入睡的,但是没有。天使,恶魔,超自然生物,他们要操心的事情很多,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Dean习惯了,这并不是他无法入睡的理由。Sam, Sammy,他一直照看着的弟弟才是理由。Dean知道Sam没有睡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了,即使只是十分钟的睡眠,他也没办法真正得到,Lucifer在他的脑子里。

Sam很安静,甚至连翻身都没有,但就着不甚明亮的几缕月光,Dean可以看到Sam时不时轻微颤抖的身体。

半个小时过去了,Dean适应黑暗的眼睛可以看到Sam依旧紧绷的身体,不能这样下去。

”Sammy“,Dean轻声试探。

”Yeah“,Sam的声音很轻却毫无睡意。

”你还好吗?“Dean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是,能说什么。

”Yeah,emmm...,yeah,I'm fine,怎么了?“听到Sam的回答,Dean忽然感到一阵烦躁,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措辞,掀开自己的被子,下床,掀开Sam的被子,一气呵成地拱进了Sam的被子里。

”Hey!dude..."

"  Shut up!  " Dean有些恼羞成怒地开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担心你睡不着,所以过来抱着你睡'?Come on! Winchester家的人向来不擅长实话实说,也不擅长温情时刻。

倒是Sam先摆脱了这种尴尬感,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微笑,闭上了眼。Dean看着近在咫尺的弟弟,在黑暗中,他的脸的轮廓不甚清晰,多了柔和的弧度,但Dean知道,更多的是疲惫。

Dean轻轻叹息一声,如果明天这个小混蛋拿这个嘲笑我,我就打断他的腿,然后伸出胳膊绕过Sam的后背,把他拉向自己。Sam有些诧异,轻轻地挣扎,但Dean的力度很坚决。僵持了一会,Sam放松下来,由着自己靠近Dean,由着Dean把自己圈在了怀里。随着距离的缩短,Dean身上的味道慢慢地侵入了Sam的感官,不是鲜血的味道,不是皮革的味道,不是刀刃的味道,只是Dean的味道,没有侵略性,只有莫名的安全感。Sam决定遵从自己身体和内心的意愿,即使明天Dean会嘲笑自己是女孩。Dean感觉到怀里Sam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甚至开始轻轻地挪动,给自己找个舒服的位置窝在哥哥怀里,最后Sam把头靠在了Dean肩窝里,抱着Dean的腰,一条腿伸进Dean的两腿中间,把自己整个人缠在Dean身上,静止了下来。Dean恍惚想起了小时候抱着Sam睡觉时候的感觉,感觉像抱住了全世界。Dean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另一只手,指尖触到Sam柔软的头发,因为精神状态不好,Sam的头发都变得有些干枯,但是依旧手感很好。Dean的手指插入Sam的发间,轻轻在其间滑动,擦过头皮,掠过发尾,一遍又一遍,然后他听到了怀中逸出的轻柔的如释重负的叹息。

那一夜,Sam终于有了两三个小时的宁静的睡眠,没有鲜血,没有痛苦,只有Dean。第二天早上,他们都没有提起这件事,这是兄弟间的小秘密。

即使这无法治愈那深入灵魂的创伤,也让那痛苦的灵魂有一时的安宁。

 

 

 

【盾冬】恐高症

七夕小甜饼......大概吧

--------------------------------------------------------------------------------------

那一年的布鲁克林,硝烟味还未渗入街角的古旧砖瓦里,空了的弹壳也只落在少数人身上划下疤痕。

那个时候,Bucky就有恐高症了,他在高处会很紧张,不会让别人看出来,但Steve知道,甚至不用看他放在腰带上的僵硬的手,这是他紧张时候的表现*。Steve知道是因为什么,因为Bucky的父亲就是从那茫茫看不到地面的高空下落,却打不开降落伞而再也没有回来。他总是想安慰Bucky,让他感到安心,但在心里,Steve很懊恼,你该怎样保护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把他从悬崖边拉上来,没有足够强壮的身体接住下落的他。

后来,Steve得到了安慰,来自Bucky的(总是这样),在母亲去世后,Bucky看着他,清澈的灰绿色眼睛里只有他,“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Steve扯动嘴角,露出了母亲去世之后的第一个笑。Bucky捏着钥匙尖不确定地问他是否还好,请他搬过去跟自己同住。他不好,但是Bucky,一直让他觉得希望尚在*。他不想显得太软弱,但耐不住Bucky的软磨硬泡,毕竟,谁能拒绝那个笑起来温柔明亮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呢?最后,两个孩子打着地铺,蜷缩在一张毯子里,交换着微薄的体温,在冬日的夜里絮絮私语,直到一方的声音渐弱,浅浅睡去。Steve靠坐在墙边,Bucky靠在他肩窝里,柔软的发丝搔过他的下巴,他想起Bucky说,他喜欢和他一起睡在地板上,这样自己不会恐高。Steve知道,这恐怕是Bucky为了陪他,在一张床睡不下两个孩子,而Bucky不想让自己感到孤单,也不想伤害他的时候的玩笑,但他在那一刻莫名感到感激,感激在自己一无所有时,还有Bucky。那么,就让我成为你的陆地吧。

 

 没过多久,战火越烧越旺,Bucky参军了,即使不是出于自愿*,他当然愿意保护祖国,但更放不下留在后方的Steve,但他还是得离开,值得庆幸的是,Steve可以不用去战场,即使他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至少他是安全的。可是他没想到,再一次见到Steve,是在Hydra的实验室里,他的小Stevie已经比自己还要强壮。Bucky接受了血清,那很痛苦,Steve呢?他是不是也很痛?在走过Hydra基地的悬索时,他很害怕,但他走过去了,不去看下面燃着的熊熊大火,不去想一步踏错粉身碎骨的可能性,他只是想,他会跟Steve活着出去的。

之后,Bucky知道Steve成为了美国队长,他为此感到高兴,因为为人民而战是Steve毕生所愿,如今也终于有了这样的能力,但他也同时感到担忧,因为那意味着更多的责任与危险。必须有人照看着Steve的后背,而Bucky不能信任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所以他留在了咆哮突击队里。

他不该因为Bucky笑着说“你是美国队长,你是Steve,我相信你可以拉住我,所以我不会因为恐高症而反应变慢的”就相信Bucky,让他出这个任务,如果知道自己成为美国队长,而且顺从Bucky出这个任务会让自己失去Bucky,Steve宁愿只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如同在列车上丢下盾,他可以丢下一切,区区代价,不足挂齿*。

即使知道自己真的会栽在自己最害怕的事情上,Bucky仍然会选择踏上那辆列车,至少他为Steve挡下了攻击,而掉落火车的人是自己而不是Steve。

 

70年后,Steve从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Bucky,即使枪口朝着自己,在那一刻,Steve却只想感谢命运,穿过时间的罅隙,让他落在自己怀中,因为,知道他还存在,Steve就会用尽所有力气,将他拥入怀中。高空之上,他们拳脚相向,Steve可以感觉到Bucky的攻击并不如当初袭击Fury的时候狠厉精准,或许是因为在高空上Bucky内心深处的恐惧,又或者是他的手下留情,不论哪种,Steve都感觉仿佛触摸到自己真实的过去。航母爆炸从高处掉落时,Steve看着远处同样在掉落的Bucky,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再一次掉落,你是否会害怕,这是最后一次,I promise,以后我都会接住你的。

 

Steve和Bucky都很喜欢瓦坎达,那就是他们一直梦想的日子,没有美国队长,没有冬日战士,只有两个像孩子一样的百岁老人。没有任务的时候,Steve就住在瓦坎达,白天和Bucky一起种树,种粮食,放羊,或者是一起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还有的时候,Bucky会爬上树,趴在树枝上看着树下Steve,然后毫无预兆地翻身掉下去,即使知道这种高度Bucky掉下来都不会疼,Steve还是每次都会伸手去接,有的时候,Bucky会掉在他怀里,甚至给他一个温柔的吻,还有的时候,Bucky会故意扑倒他,两个人在草地上滚成一团。晚上的时候,他们如同多年前一样,蜷缩在同一张毯子下,将彼此之间的距离缩到最近,呼吸交缠,梦境共享,不再有战争,不再有黑暗,不再有分离。

和平从来不是一个选择,战争从来不可避免,可Steve没有想到,命运的优待如此吝啬,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挚爱在自己面前尸骨无存,飘落一地尘埃。

他终于还是降落,归于尘土,不再害怕万里高空之上自己甚至无法控制葬于何处。

 

 

 

 

当一切结束之后,他们终于打开了通往灵魂宝石的通道,Bucky看着眼前憔悴的爱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刹脸上乍现的光彩,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轻轻抱住仿佛不敢置信的爱人,慢慢用力,直到彼此之间再无距离,直到清晰地感知到彼此的存在,“终于,我的陆地,我的归宿。”

-------------------------------------------------------------------------------------

*出自电影:Bucky在紧张的时候会把手放在自己的腰带上,Steve原来没有这个习惯,Bucky掉下列车后,他也有了这个习惯。

*出自美队漫画(美队得知Bucky死时)“Bucky...他一直让我觉得希望尚在,未来仍值得为之奋斗,可是...已经没有未来了。”

*seb之前访谈的时候提到,他发现Bucky的军牌号的编制显示,他并不是自愿入伍的。

*出自美队漫画“在救起Bucky后,我们隐姓埋名,过着不为人知的余生,哪怕是做流浪汉也无所谓,我不在乎,区区代价,无足挂齿。”

然后,她喜欢他……
所以, SPN对于brother或者是哥哥这个词真的有什么误解吧……

剧情走向越来越迷...

sam快崩溃了,dean跟cass还在外面做心理建设,俩拯救过世界的大老爷们的果决呢?孰轻孰重还是得分分清吧?

笼子里的记忆处理不了还能转移,编剧真觉得这是一堆墙圈起来的灰,墙倒了还能扫走?那咋不把这记忆直接移到,比如说快死了的恶魔身上,非要移到自己身上?自我牺牲这件事情在SPN出现这么多次,哪次不是后果更严重了?

cass崩溃之后,sam和dean居然走了?!走了?!带着他不安全?那你们把他留在这能安全?他那张脸是没人认识吗?你们被追杀,meg没有吗?她还是个恶魔啊...

摘了CP滤镜看剧,内心只有对于编剧的浓浓的吐槽之心,这是三个拯救过世界的大老爷们啊,每次这种时候,智商都强行下线,天使和双煞也强行削弱……不要走言情风好不好,我们的剧虽然常年霸榜各大同人网站,但是官方能不能把他当正剧来看,剧情和人物是在向同人看齐吗?还我勇敢果决的dean,还我善良坚强的sam,还我理智正直的cass啊!

-----------------------------------------------------------------

刷剧刷到一半又来吐槽了...只是个人感觉,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剧后面没这么迷...

为什么我觉得,jared前几季的时候清秀得可爱,越往后越来越...艳丽,我是不是不该用这个词,但是感觉好漂亮啊

我是你的软肋,却仅此而已(主sam)

大概是第七季墙倒后,一直出现幻觉的Sam
警告:可能有些路米暗示,但只是根据正剧的一点推测,不存在cp。

--------------------------------------------------------------------------

“Sam,sammy,wake up, little sammy, play with me, sammy~"恶魔的声音在耳边袅袅,带着恶趣味与荒诞的笑意,眼前一片血红,鼻尖仿佛缭绕着硫磺与皮肉烧焦的味道,冷意缓缓渗入骨中。

“呼!”他猛地坐起,劣质的床板发出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汗水下滑汇入已经湿透的T恤。Sam垂着头,伸出手看着手上的伤疤,那是Dean缝的。用另一只手的拇指狠狠挤压尚未痊愈的手心直至伤口裂开,钻心的痛稍稍缓解了噩梦或者说是回忆带来的恐惧,呼吸渐渐平复。

“sammy~”,声音突兀地响起

坐在床上的Sam身体猛地一颤,猛地抬起头,如期看到了那张带着笑意的脸。他感到喉咙干涩得有些疼痛,用力咽了口水,死死盯着对面的人,紧了紧按压着伤口的手,像是在告诉对面的人,也像是在告诉自己“you are not real",然后狠狠闭上了眼。

他不想闭眼的,每次闭眼,他的眼前都是一片刺目的血红或是浓稠的黑暗,仿佛可以闻到灵魂腐烂的味道,看不到任何希望,他本以为他会腐烂在那里,真的。

忽然下颌处传来冰冷的触感,熟悉而令人恶心,Sam倏地睁开了眼睛,下巴被微微抬起,眼前是放大的Lucifer的脸,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撒旦喷吐在他脸上的气息,又一只冰冷的手按在了他拼命安在伤口处的拇指上,用力掰开了它,”oh, my little sammy, 又要用你的小湿手来赶走我了吗?真让人伤心“

Sam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人,一字一顿地说,”get away from me,我逃出来了,而你会腐烂在那个笼子里。“

Lucifer挑了挑眉毛,松开了钳制着他的手,退开到桌边,懒懒地靠坐在了椅子上,伸手把玩着下午Sam擦干净的匕首,看了床上的人一眼,”是吗?你逃出来了吗?你相信了吗?因为什么,因为你的哥哥这么告诉你的?你相信他?“

Sam盯着他,眼神狠厉而坚定,“我当然相信”

“但,他可是从来没有相信过你啊”,恶魔慢慢悠悠地发声,顶着对面人仿佛随时会开枪的眼神,撇了撇嘴,抬起了一根手指,对面的人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满意的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着,“从什么时候开始,哦,还是一开始?我们随便聊聊,不如,从你的饮料开始?恶魔血,真的很强大不是吗,强大到可以容纳我,他们都觉得你是为了力量,所有人,可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喝的,对了,从你哥哥下地狱开始,哦,那种绝望,让你不惜成为一个怪物,你最害怕的怪物,真是有趣,然后他回来了,你得瞒着他,为什么呢?因为你知道恶魔血有问题,因为你知道你已经是一个怪物了,他发现了,他说你是为了那种力量,然后你默认了,你找到了一个可以解决一切的办法,如果可以结束的话,你觉得怎样都是没有关系的。可是啊,他不信你,什么都不信你,哦,不过那个时候你确实被影响了,我一早计划到的,恶魔血,好东西不是吗,你与生俱来的,可惜你还是只想着你哥哥,即使安排了那么多恶魔在你身边影响你,即使误导了所有人,包括天使,都相信了杀死Lilith可以结束天启,你还是因为你哥哥一句话差点毁了我的计划,即使你哥哥叫你,什么来着?monster?freak?whatever, 幸好啊,ruby,不是吗?不错的枪。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相信过你了,血瘾,不成熟,容易被迷惑,相信恶魔,失去灵魂,还有你的神奇女友们,包括那只狐妖,对,他杀了她,因为,他不相信你,从来都不信,更别说是现在一直产生幻觉的你了。“

不急不缓地说完,Lucifer顺手拿起桌边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向床上身体僵硬的人举杯示意,“顺便说句,你的咖啡不错。”

Sam缓缓松开了握紧的手,鲜血无知觉地在被子上晕成一片,张了张嘴,忽然发现自己有了说话的能力,却不知道可以反驳什么。半晌,他忽然笑了,”我知道他不相信我,但我可以陪着他,世界已经是一团糟了,没什么更糟的了,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死在哪里,至少我真的把你送进笼子里了。“

椅子上的恶魔歪了歪头,奇怪地看了Sam一眼,”我很高兴你可以执着地相信你把我送进笼子里,而自己跟你哥哥在一起了,毕竟这是我能给你构建出的最美好真实的梦境了,可是,你不觉得自己是个累赘吗?Dean,说实话,我挺欣赏他的,他的性格很适合猎人,很适合这个超自然的世界,所以天使,恶魔,怪物,猎人都很容易喜欢他,没有你的话,他可以是一个活得很潇洒的猎人,哦,对了,没有你的话,他甚至可以过着简单的,Apple-pie life。可是你,你不适合这个超自然的世界,你有信仰,你希望的太多了,你思考得太复杂了,所以一次次失望,越来越痛苦,你无法在这个世界里融入任何一个群体,你是个怪胎,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地保护你,你自己不知道吗?在他完全不信任你的情况下。“

”Shut up!"Sam握紧了拳头,没有痛感,即使鲜血还在滴落。他当然知道Dean为什么这么执着地保护他,只是出于习惯,出于父亲从小给他的任务,只是一个人生目标,无关其他,只是这个复杂世界里唯一能抓住的准则,所以他不能崩溃,为了Dean。

“真开心到现在你还是这么坚强”耳边传来的声音陡然变大,Sam回神,发现Lucifer的手正按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把玩着那把匕首,“这样更好,玩具还是要结实一点,笼子里的时间才不会这么难熬,毕竟我们有的是时间....“察觉到Sam攻击的动作,Lucifer轻轻地嘘了一声,将匕首对准Sam的心脏,接着说”让我来玩坏你。“

”Sam,sam, sammy!"Dean用力摇晃着弟弟得肩膀,天知道进门看见Sam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心脏时他有多害怕。Dean看着Sam缓缓抬起头,榛绿色的眼睛只有空洞,目光慢慢聚焦到他脸上,轻轻地笑了笑,那个笑中,仿佛有什么正在破碎,“Dean, i'm OK"

-------------------------------------------------------------------

OOC得好严重,把路大写成了话痨,三米也有点太软弱了,实际上看剧的时候我一直惊奇他能撑下来,一季比一季破碎,几乎从不流露软弱,但看他和路大的对话,我觉得他太累了,可是很少有人能看到,(虽然我也不能真的看到)但我就是希望写出他的痛苦,然后,我们来宠着。

另外,这对兄弟太纠结了,我有时间再撸篇Dean视角的,哥哥也是让人心疼得不行。

另外。。。编剧仿佛在疯狂暗示着什么,那句台词”你是我的小婊子,各种意义上的“(冷淡脸),180年时间,路大怕是什么都试过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心疼三米,不打算写这个。

话说,SPN是个神奇的剧,我写东西的时候,不自主想要飙到NC-17,快,拦住我!!

感谢你,Jared, 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即使只是远远地看着,也感谢你的温暖救赎我。

生日快乐,亲爱的Padalecki先生。

蛋妞和Gen姐好萌啊,好喜欢这两家人

我还能说什么,日常心疼温小三

而且后面丁丁想打开门的时候手被烫到了,打不开门,三儿就被带走了。

我想如果里面的是三米,那扇门绝对拦不住丁丁。。。